首页 >> 志愿SU

pk10单期人工在线计划: 江云祥:艺术这朵祥云向云祥飘来

2019-08-24 19:08:08 志愿SU,深圳奥莉,日本6尺裤

江云祥:艺术这朵祥云向云祥飘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走近江云祥陈传席  我天天看画太多了,看的都不想看了,刚才看江云祥的画,两句话:一,真的不错。 这不是说应酬,发自内心的绝对不错。 二,典型的江南文人画的画。

文人画,很典型的江南文人,淡淡的、雅雅的、静静的。

三,知古而有自己。 这三条是我对他总的评价。

  绘画我们可以粗略地分成几种。

有一种画家,尤其是院校出来的,他的画专门出来展出,画的确实不错。

举个例子几个画家,王迎春、杨力舟两口子。 画的不错,但是他们随便来两笔就不行了。

当然不可否定,国家大型博物馆里面必须有他们的画。

第二种是没文化。

没文化又分两种,一种就是真的没文化;第二有点艺术性,也确实多元文化,但是卖画的发展不会太好;第三种就是怡然自得。 这种怡然自得的绘画又分两种;一种像黄宾虹,傅抱石就不是,傅抱石他是以生命来画艺术,黄宾虹是以艺术养生命,这俩是不一样。 还有一种就是静,画来养静。

江云祥是自娱自乐中用画来养静的一类,他这种画现在不多了。 因为现在的画总想赶紧参加全国美展,赶紧卖几个小钱,他的画也许能卖钱,但是他不是朝这个方面发展,所以画的确实不错,相当好。

当代没有大师,历史上相当好的画也非常少,我觉得他的画已经相当不错。 第二个方面,绘画分学院派和传统派。

学院派画画写生。 如果一开始就写生不要临摹,从理论上讲,临摹的绘画临摹谁像谁,从理论上讲,一开始就到大自然写生肯定是一个人一个风格,但事实有时候和理论相反。

临摹我们看黄宾虹画,齐白石画,都是临摹一家,应该画一模一样,各家有各家的风格。

反过来看学院派的,一开始写生,画石膏像,到大自然,带学生到山上去。 跑到云南去画,跑到山西去画,但是学生画的千篇一律,画人物、画山水千篇一律,我的理论有问题了。 还要提一个问题,以前有个画家,他自己小学毕业,没上过大学,文艺修养非常高,他就是理论家。 后来他招生的时候,五年招27个学生,南师大也是,一年招27个学生,三个班,一年9个人,把27个人分成三班。 一班就是临摹,进校就是临摹一直到毕业,不允许写生;一个班不让临摹,天天画真山真水画真人;第三个班既临摹一点也写生一点。

后来毕业创作,不能临摹。

一般应该说是写生的水平最高,造型能力也强,画也最好。

写生班不会画画。 临摹一班,想画就画出来了,也不写生就脑子想,杜撰出来的水平最高。   我看江云祥的绘画不是从学院派当中出来的,他是从临摹传统来的。 但是临摹传统得懂,不懂不行。

比如吴冠中是懂艺术,他搞形式美,但是他不懂传统,后来写的字多恶心人,画个山像山,画个石头像石头,等于把马脚都露出来了。

他绘画当中有传统,但是懂艺术的人未必懂传统,懂传统得人未必懂艺术。

中国传统是很了不起的,外国的一般国家和一般画廊,他不理解这些手法,不理解他就说不好。 实际上外国第一流的大画家、理论家,都对中国画崇拜的五体投地。

毕加索临摹齐白石20本画,德国有一个油画家画的相当好,大家都问:你这个是从哪得来的他说我需要黄宾虹。 但是黄宾虹的画在中国有多少画家能理解呢?我相信他不理解。

但第一流的画家就是不理解,他能感受到很好。

外国的画我们也未必懂,我们也能感受到好。 其他对油画你又了解多少?  江云祥的绘画是传统的一路,他懂传统,而且不是一般懂传统。

但是他也有自己,因为画家有自己的个性。

我经常讲,画画,一个技术,四个标准。

画里面一定要有那股气,气里边一定要有清气,没有这一股清气,就不要画画,这是技术,这个技术是天生的;后生的部分就是多读书,行万里路和读万卷书,可以增加儒气。 四个标准:第一条有基础,画家技术,功力是技术的升华;第二个是个人特色,你看自己的东西不错,有技术老师画那套也不行;第三个是审美,给人美的感觉那里边学问很大,不讲了,多美。 俗人有俗人的美,雅人有雅人的美,当然我们有文化的美,这个画文人看了很高雅,不是商品画;第四条是社会公认。 后边两条对前面两条的约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云祥与他的书画吴冠南  这世间最难做到的是,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,能够几十年如一日,坚持始终如一的态度,无论在什么境遇下都不改初衷,并且能够不断探索,时时进取,这种精神的确是非常可贵的。 江云祥就是持有这种精神的画家。 在他的生活里,他似乎可以没有一切,但绝对不可以没有绘画。 我看世上很少有人会对书画持有如此虔诚和执着的本心。

  几十年我几乎是看着他一步一步在画道上走过来的。

长期的艰辛的跋涉,而且他这种跋涉完全是在遵循传统艺术文学性,书写性等规律的前提之下进行的,他走的是一条中国书画传统方法正道。 所以其难度远比现代大多数素描速写加色彩式的所谓创作,在文化性和哲理性上要玄奥深邃了许多许多。 其实这才是中国文化艺术的精神实质所在。 黑格尔讲:“艺术属于心灵的绝对领域,因此它在内容上和专门意义的宗教处在同一个基础上”。 是的,绘画如同佛门修行,也需要“戒、定、慧”。 无论佛道、画道,都需要经历透彻深入的悟道、悟理、悟自然、悟生命这个极其重要的过程。 作为一个画家则更需要极其严格的修心、修身、修笔墨这样一个艰辛的过程。

  云祥通过几十年的追求与探索,其作品无论书法也好,画也好都已经达到了相当纯度。

他的人物画大体有粗、细两种风格。 粗者旷达豪放,细者恬静安详。

这也正好表达了其本人外静内动的个性本质。 所以古人讲“画如其人”是有道理的。

对于一个画家来说,能否充分表达自我心性,是决定成败的决定性因素。

  云祥,祥云。 艺术这朵祥云已然向云祥飘来。

但是对于一个年近花甲的人来讲,画道的许多哲理,如何进一步领悟和通透是从今往后最为要紧的功课。

画道说穿了就是修为。

修为是读书、思考、研究和探索。

所以思考永远比动手重要得多。

我们知道吴昌硕五十学画,齐白石七十变法。 因此六十岁左右真的是人生与艺术道路上,需要十分认真对付的一个节点。 总之绘画不是以技术为目的,技术只是绘画的手段。

而绘画的目的则是综合修为之后真实的自我心语表达。 希望云祥持之以恒把握好这个关键节点,努力走向书画道路上的更高境界。   晨起写此,与云祥共勉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10月15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。

标签:志愿SU,深圳奥莉,日本6尺裤